颖川

挖坑必填的重度强迫症患者

【口条/启一】南半球永夜(十九)

长篇剧情向,私设多,脑洞大,节奏快,更新慢;双男主全程智商在线,感情坚定不移,挣扎求生>谈恋爱

世界观等基础设定见(一)开头(十六)全篇,私设人物简介见(十七)开头

 

 

以下为正文: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十九章  兄弟,请问你站哪一边?

 

 

李一一心乱如麻,满脑子都是刘启向他表白的话。

他了解刘启,这人骨子里是个直男,比行星发动机的等离子体光柱还要直。

虽然李一一已决心下半辈子不放过他了,但也是指着天长日久的文火慢熬,直至俩人培养出真正成熟且负责任的感情为止。

他绝不相信,短短一年时间,刘启会转性得如此彻底。

在李一一看来,刘启突然信誓旦旦要跟自己确立关系,只能解释成,为了强留自己,犯轴而不自知。

这事若发生在危机之后,李一一非但不紧张,还会想办法因势利导,顺水推舟,以求得个好结果。

但在这要命的关键时刻,一步行差踏错,就可能招致双双送命,哪是他们谈情说爱的时候?爱情是非理性的,真到了大难临头,刘启如果闹着要殉情什么的,那他就一切前功尽弃了。所以,无论刘启再怎么胡来,他都必须保持克制和清醒。

李一一边想边跑,逃命似的赶到队伍前列,路过“太阳之子”全员时还无人阻挡,可刚刚隐约看到Colin的一头灰发和Goddard的高大背影时,就被Mitnick们拦住了去路,一步不得靠近。

为维护自家军师的颜面,李一一背后的巴西大汉们挺身而出,和傲慢的澳大利亚人对峙了起来,气氛剑拔弩张,冲突一触即发,李一一这时才回过神来,急忙安抚双方情绪,礼貌地提出要与Colin对话。

 “李先生,你有什么要紧事不能用通讯器说?”Colin接受对方的求见,一脸不悦地埋怨道,“你难道不知道?自己一举一动关乎军心,刚才‘太阳之子’差点跟我们动手!”

“抱歉抱歉,这事怨我。”李一一承认自己的莽撞,三步并两步追上Colin与他并肩而行,“Mitnick先生,我有些事情不明白,想当面向您请教。”

“还是为了队列的事吗?”Colin步伐稳健,气息丝毫不乱,“我记得,已经跟你们解释得很清楚了!”他提到的队列问题,是指把众人领入地道里时,故意将Mitnick家拆成两队放在一头一尾的安排。

  稍有常识都会知道,行军忌讳腹背受敌。

听到这一安排时,李一一和费尔南达同时提出质疑,而Colin给出的解释是,东帝汶的地下交通不单单属于他家,他不能保证中途不会遇到其他地头蛇的人马。

如果人生地不熟的巴西人负责殿后,遇到生人时,黑暗中敌友难分,很可能发生混战或误伤。再加上,如果真遇上地安军衔尾追击,Mitnick家的人知道自己是军方的真正目标,抵抗起来会更加坚决果断。

 “我要问的不是这件事。”李一一觉得,巴西人在人数上占优,澳大利亚人分散力量两头包夹,真翻脸的话,对方也占不到什么便宜。他的疑问其实跟这个地道有关,刚开始他只是有些直觉上的疑虑,可随着队伍越来越深入地底,周围景象的变化,让他的思路逐渐清晰起来。

 “我是对咱们的行程路线感兴趣,Mitnick先生,地图上那个坐标位置是一块冰原,这样无遮无挡的地方,特种车根本无法长时间停泊而不被地安军发现。所以,我猜这个集合点应该是在地下才对…”

“开什么玩笑?”Colin故意质疑道,“人工地道这么狭窄,怎么能容得下怪物一样大的特种运载车?”

“是啊,我也百思不得其解,直至我发现,咱们走的这条地道越来越宽敞,有些地方看起来似乎是天然形成,不全是人工开凿的痕迹。我突然有种感觉,只要我们继续往前走,就会看到超乎想象的雄伟奇观,不知我的预感对不对?”

……

此时此刻,位于队列中央的刘启还在为自己刚才的行为后悔不已,他万万没想到,李一一面对自己的表白,非但没有一星半点的感动,竟然吓得拔腿就跑,实在是不给他刘启面子。

“我刚才像个傻逼似的。”刘启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Tim像苍蝇一样绕着费尔南达转,不禁心想,“放着新鲜八卦不聊,我跟李一一表的哪门子白?”他觉得颜面扫地,自尊心受创,一时总想做些什么,转移一下注意力也是好的。

“汪队,我问你个事,”刘启开通了跟汪吉的通话,“听说最近我们的情报系统被渗透了,是不是真的?”

“你听谁说的?”汪吉瞪大了眼睛,警觉的表情相当于给了刘启肯定的回答。

“实话告诉你,不光是我,我们车队里其他被分派走东南亚路线的弟兄们,都拿到了一个特殊的联络频段,似乎是为了应对这次危机专门准备的。”刘启一边说,一边拨弄外骨骼上装载的微电脑显示屏,指着上面一排调频数字给他看,“汪队,你们是不是也有这个?”

汪吉不说话,连按了几下自己的显示屏,像对暗号似的,拿到刘启面前,也给他看了一眼。

两个人陷入长时间的沉默,不约而同地,心中升起一股他乡遇友军的同袍情意。

“看来传言是真的了,”刘启先开口说,“没想到啊,我们和联合政府已经互不信任到这样的地步了!”

“嗯,幸好我们队来赤道只是借调,原来的编制和番号还在,不然,等两边翻脸的时候,我们就只能冒死倒戈了…”说到这里,汪吉猛地住了嘴,警惕地看着刘启,心想,这家伙到底算哪一边的?

汪吉知道,刘启他们开特种车是为了运送太空反物质炸弹,按理说,应该是直属联合政府的战略防御部或者其它类似部门,但刘启既然也拿到了这个联络频段,就肯定是自家人没跑了。

“汪队,你放心,”刘启看出了对方的顾虑,“为了执行这次政审任务,我的组织关系已经被转回国了。真到了跟地安军拼命的时候,你记住,咱俩是一边的!”

……

 

“这么多双眼睛看着,我能瞒得过谁啊?”Colin笑道,“李先生,你是中国人,此事关乎贵国巨大的利益,我如果提前告诉你实情,帮你找到将功赎罪的机会,你可千万不要忘记我们北澳朋友的情谊啊!”

“Mitnick先生,您只要帮我答疑解惑就行。”李一一不想自己临死前被人忽悠,“给一个死囚施予生存的希望,实在是太过残忍了。”

“你觉得自己是死囚?”Colin皱起了眉头,“即便是这样,你也是联合政府的死囚,不是中国的死囚。”

 “这有什么区别?莫非您真的认为我还有生机?”李一一惊讶地问道,“可我听说,联合政府内部对我的处理意见高度一致,中国政府也对此没有异议。”

 “中国不出手,你当然必死无疑,可她还是出手了啊!”Colin掩藏不住脸上的笑意,“李先生,如果你能向你的祖国证明自身的价值,让她成为你的强大后盾,那无论联合政府判你多少次死刑,都只能是一纸空文,伤害不到你一分一毫,这么简单的道理,你难道不明白?” 

“我何德何能?中国向来无条件执行联合政府的决议,怎么会为了我破例?”

“联合政府,呵呵,它本质上就是个危机时期的临时机构,说白了就是大国意志的产物。以往中国支持它就是支持自己,可现在时移世易,真到了立场相左的时候,超级大国都不会坐视自己的核心利益受损的。”

“好吧,借您吉言,”李一一开门见山地问,“请告诉我,中国在东帝汶的核心利益,到底是什么?”

 

——TBC——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