颖川

挖坑必填的重度强迫症患者

【口条/启一】南半球永夜(十八)

长篇剧情向,私设多,脑洞大,节奏快,更新慢;双男主全程智商在线,感情坚定不移,挣扎求生>谈恋爱

世界观等基础设定见(一)开头(十六)全篇,私设人物简介见(十七)开头

 

 

以下为正文: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十八章  战前摊牌

木星危机中,那个很大,很大,很大的冲击波虽然成功挽救了地球,但对正向受力的南亚赤道地区造成了毁灭性破坏。除了坚实抗造的赤道发动机勉强保住基本钢架结构之外,马来群岛上的地面建筑几乎全被夷平。

地球航向稳定后,联合政府名义上授权华区总署主持该地区的灾后重建,实际上全部建设工作都是由中国政府承担。那段时间里,中国人民充分发挥了“基建狂魔”的民族天赋,不仅快速修缮了全部赤道发动机,还在东帝汶建成了最早一批地下聚居点。

东帝汶位于新澳洲大陆和北半球华区的交界,被联合政府指定为灾后难民的居留地,后来由于地理优势,数年间就发展成一个重要的南北半球贸易中心,集聚了近20万人口,拥有1000多个地下聚居点。

自逃逸时代以来,零下一百多摄氏度的超低温形成了坚硬无比的冻土层,使得地表施工难度极大,于是东帝汶建造的地下聚居点普遍位置浅,规模小,每个聚居点只相当于容纳百人到千人不等的中小型村落。为满足人员货物运输需求,各村落之间不断开挖地下通道,彼此联接成网,且有愈加复杂化的趋势。

Mitnick家族在北澳和华区之间行商多年,是东帝汶的地头蛇之一,对地下交通网了若指掌。不论是公用的城际通道,还是秘密的私人暗道,都是他们必要情况下用以避祸的逃生路线。

于是,在Colin的带领下,10多个澳大利亚人,20个巴西人和3个中国人穿上各色防护服或机械外骨骼,鱼贯步入一条不到两米见宽的狭长通道,形成一条漫长的纵队,在逼仄的环境中徒步赶路。

刘启,李一一和汪吉三人被澳大利亚人和巴西人的队伍夹在中间,由于身份和关系的特殊性,他们彼此之间气氛甚是诡异。汪吉忠于职守,时刻不忘监视眼前刘启的一举一动,让后者如芒在背,又一时想不出办法打破僵局。

李一一和故意走在“太阳之子”队末的费尔南达并肩同行,两人用私人频段不断谈话,根本没时间关注其他人。刘启冷眼打量着他们的背影,感叹这位拉丁裔美女天生尤物,即便穿上防护服都能看出布料下的超模身材。

费尔南达的身高和李军师几近相当,气场强大,部下都很敬畏她,看起来是那种最难征服的女性。刘启记得,李一一在北京时,跟异性说话都很少,单身这么多年,唯一有点绯闻的还是自己妹妹这棵窝边草。没想到,时移世易,李一一这么快就迎来人生巅峰,获得这样高级别美女的垂青。

“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。”刘启心中腹诽,也有些失落,他不能接受对方只是自己人生的过客,光做铁哥们,是远远不够的。

一年前,他开始努力撮合对方当他的妹夫,试图让他跟自己成为一家人。但是,看到眼前李一一无可挑剔的异国艳遇,又想起临走时朵朵话里话外对他的敌意,他感到深深的无奈,心想,通过妹妹拴住好兄弟的计划多半是没戏了。

刘启一边赶路一边回想,自己刚才跟李一一独处时,能觉察对方对自己感情深厚,交换信物时还主动投怀送抱了。那一刻,他强烈感到俩人有戏,似乎就只差一层窗户纸没捅破而已。他心中盘算,自己要不要再厚着脸皮尝试一下,看能不能把好兄弟掰弯,反正无论如何,他绝不容许李一一去巴西当倒插门女婿。

就在刘启胡思乱想的时候,耳机里传来一阵信号音,他这才发现Tim不知何时冒了出来,一脸愤怒地看着他,催促他快些进入信号频段跟他对话。

接受请求并切入信号后,刘启无所适从,在Tim一堆前言不搭后语的自说自话后,他才大概了解了一些情况。

原来,Tim觉得大战在即,自己结局难料,就来找费尔南达做感情上的最终摊牌,大言不惭地让她在他和李一一之间做出选择。结果当然是他被果断拒绝了,不过让Tim意外的是,费尔南达告诉他,她承认对李一一有那么点儿意思,但也明确说自己跟他没有未来,目前只是合作关系,让他不要把这点儿事弄得路人皆知,给她对“太阳之子”的领导工作带来麻烦和障碍。

“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?我转化成Hairsnake后,已经死了五任爱人,男人见我就怕,你如果跟我在一起,存活概率非常小,你的哥哥们也是绝对不会允许的!”以上是费尔南达的原话,但是在Tim的转述下,刘启听得一脸懵,半天也没弄明白原委,直到李一一另外设置了一个私人频段与他接通,跟他耐心解释了一番,他才彻底明白过来。

“刘启,Hairsnake的代际转化,除了血液传递的方式,体液交换也是可以的。两年前,费尔南达刚刚被转化时并不知情,清晨醒来发现自己的情人口鼻流血,死在身边,又是震惊又是疑惑,后来她才发现,自己拥有了快速自愈能力,跟她父亲一样,已经不是普通人类了。”李一一无奈地说道,“尽管如此,追求者甚众的费尔南达还是很快有了勇敢的继任情人,但不管多么小心,还是摆脱不了亲眼目睹对方横死的命运。知道我跟她一样的倒霉身份后,在她眼里,我就成了唯一能安全接触的异性,她对我感兴趣,就一点都不奇怪了……”

“她怎么知道你可以安全接触?”刘启突然问道,李一一之前说过的所有话他都牢记在心。他可以肯定,费尔南达对Hairsnake的特性并不了解,除了她的亲生父亲,也从未接触过其它同类,除非亲自尝试,她又怎么会知道Hairsnake之间的亲密接触不会有危险?

“呃……”李一一被刘启突然强大的逻辑思维镇住了,语塞半天,才慢慢挤出了事实真相,“我被她逼供的时候,言语上激怒了她,你知道的,我不擅长跟女性聊天……然后……然后,她决定亲自处决我,就……就亲了我一口……她发现我没事,觉得奇怪,就和我交换信息,这才知道我跟她一样,也是Hairsnake。”

“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体液交换!没想到,亲一口也能死?”刘启还是疑惑不解,“可不对啊,我俩也亲过,我怎么没死?难道我已经是Hairsnake了?”

李一一被他说成了个大红脸,连忙解释道:“你是我的候选继任者,我们之间当然不存在排斥。但我如果死了,你就会成为真正的Hairsnake,到时你对普通人来说就是致命毒物,根本没法结婚生子……但你不用怕,我拼了命也会阻止这样的事发生……”

“那你就给我好好活着!不然我打一辈子光棍,上哪儿说理去?”刘启愤愤地说道,“李一一,你会不会耐不住寂寞,跟别的Hairsnake生一堆小铁线虫?或者,再培养一个继任者,做你的潜在战友?”

李一一假装听不懂刘启话里的醋味儿,耐心解释道:“遇到同类Hairsnake是小概率事件,这个群体数量很少,大都隐藏身份,虽然他们确实有个组织存在,但现在根本接触不到。而盲目培养继任者等同于谋杀,更何况Hairsnake的继任者就只能有一个,选了新人,旧的那个很可能会死,我怎么能拿你的性命开玩笑?”

“真的假的?”刘启睁大了眼睛,质疑道,“这是什么奇葩设定?”

“我这么跟你说吧,这个群体的总数量很可能是固定的!”李一一严肃地说,“就像席位一样,死了一个,就要再填一个补足数目!选拔的标准,就是看能不能在代际传递中幸存。刘启,你只是我的候选人,如果被新人取代,体内潜藏的Hairsnake力量就可能会马上杀死你。”

“这种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刘启心里有些不舒服,“难道你们试验过?”

“这关乎人命,没法试验。我只能靠调查,推理,归纳,总结。”李一一无奈地说,“这一年来,当叛军参谋只是我的副业,我主要干的事情,还是在全世界各地搜集Hairsnake的信息,研究这个群体的特性,找到解救的办法……”

“李一一,如果你说的这些都成立,”刘启怔怔地说,“那么在找到解决办法之前,咱俩是注定要打光棍了。前路渺茫,人生苦短,要不,我俩凑一对得了!你说呢?”

李一一闻言,透过两层玻璃面罩看着刘启的眼睛,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。

“你考虑考虑吧,”刘启举起连接外骨骼的右手,信誓旦旦地说,“李一一,我保证会对你一心一意的!”

“刘启,你身体哪里不舒服吗?是不是大脑缺氧?”

“别怀疑,我是认真的,”刘启没得到对方正面回应,心里有些着恼,“你也不用急于回答我,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意,仅此而已,你不要有负担。”

“现在不是讨论这事的时候…”李一一面无表情地说。

“我懂,你不明确反对就行。”刘启故作轻松道。

“等这次危机度过再说……”李一一沉声说,“刘启,Tim还在钻牛角尖,你盯紧了他,不要让他做傻事,我去前面找Colin问点事情。”

“你放心去吧,Tim被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我看他这回铁定没事!”

“嗯,你自己小心。”李一一嘱咐了这么一句,就掐断了对话,头也不回地离去,很快身影就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

——TBC——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