颖川

挖坑必填的重度强迫症患者

【口条/启一】南半球永夜(十七)

长篇剧情向,私设多,脑洞大,节奏快,更新慢;双男主全程智商在线,感情坚定不移,挣扎求生>谈恋爱

世界观等基础设定见(一)(十六)

 

作者OS:

无人问津不言弃,龟速更文也是更!!!

 

 

以下为正文:
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主要人物介绍(可以跳过不看):

本文是剧情类长篇,主角团足迹遍步全球,私设人物众多。

目前出现的主要人物有三拨,分类如下:

 

11和他身边的人:

11的隐藏身份是一只Hairsnake,有极强的再生自愈能力(俗称打不死,爆头都不怕,但这种能力是有界限的,具体设定见第九章)。一年前,他被叛军劫持,误打误撞成了南美洲枭雄Eugene的军师,声名大噪,目前带领着一支巴西籍叛军来到赤道的东帝汶,与他日思夜想的67相见。他带来的这支叛军番号是“太阳之子”,女首领是大美人,名叫费尔南达,因不明原因疯狂迷恋着11,跟67是情敌关系(然而67对此并不知情)。

 

67和他身边的人:

67是特种车驾驶员(实习期),可以开着装载核聚变反应堆的特种车满世界跑。他目前正在执行策反11的政审任务,完成任务就能成功转正,获得运载反物质炸弹(毁天灭地大杀器)的资格。他已经跟11约好,等转正后,就结伴一起去南极洲炸最终大Boss(目前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…)。67身边跟着一个队伍在监视他,队长汪吉是个中年傻白甜(无明显特长),但是其他四个队员身份和实力都不简单,其中,二憨(胡君禹)是联合政府派来暗杀11的特工,身上藏着为11量身定做的非人道杀器(少女之泪。。。详情参见第十三章);禾子(孙禾)是中国军方派来保护67的特工(能力全面得超乎想象。。。),这两人目前是结盟状态;其他两名队员大郑(郑卫中)和福子(徐福年)也各有特长,但目前尚未揭晓。

 

Tim和他的哥哥们:

本文设定与电影不同,Tim妈妈是中国人,爸爸是澳大利亚土豪,父母均已故。他们家的姓氏是Mitnick,上面有14个同父异母哥哥,由于爸爸基因强大,兄弟们都长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脸,但性格迥异,全是豪杰人物。为方便记忆,Mitnick家的兄弟取名,首字母序号对应排行,比如:大哥Aldrich,三哥Colin,五哥Eugene,七哥Gaddard,十五弟Tim,以此类推。他家的势力分为两派:守土派代表是老大老三老七,势力盘踞在澳大利亚北部(北澳老家),是南半球的亲北派,目前暗戳戳地想跟大天朝交好;拓荒派代表是老五Eugene,势力分布在南美洲,背后撑腰的大佬是美帝。这两派曾为争夺遗产打得不可开交,目前也还是敌对关系。Tim是家里的幺弟,不参与权力斗争,只喜欢吃喝玩乐,哥哥们都很宠溺他,是个神奇的存在。

以下才是真正的正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十七章  众生皆棋子

 

李一一的想法一直都很简单。

一年前,他和朵朵被叛军劫持,他想的是优先保住朵朵,其次保自己;后来朵朵安全回家,他就专心自保,至于自己的叛军事业蒸蒸日上,则完全是个意外;现在,刘启来到他身边了,这个对他最重要的人,就占据了他心中的第一优先级。

他向Colin提出请求,希望Tim与他们同行,除了确实需要一个备用翻译之外,最主要的目的,还是为了保护刘启。随着地面局势渐渐失控,东帝汶的水变得越来越浑,在弄清全部真相之前,他必须防备一切有可能的威胁。

正如他所说,如果北澳的守土派被联合政府一锅端,那么最终受益者就是远在太平洋彼岸的Eugene。倘若这一切真是Eugene在幕后操纵,那他李一一就是一枚可悲的棋子,身处势力角逐的中心,根本无力保全刘启。即便这次军方行动跟Eugene无关,他也要防着守土派狗急跳墙,拿刘启作为和政府谈判的筹码。

虽然联合政府并不是很在意刘启的死活,但北京方面一直对他很重视,这一点,在李一一还是政府公职人员时,就深刻体会到了。他想,如果军方不动刘启,又有Tim这个Mitnick家的神奇老幺当护身符,那北澳守土派和Eugene的威胁都会降至最低,刘启就成了东帝汶最安全的人。

是的,李一一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,他自己结局好坏无所谓,只要刘启没事,他就没什么不能接受的了。

尽管他的行事动机无比单纯,但还是被全世界妖魔化,莫名其妙成了个深不可测的切开黑。在场所有人,包括刘启在内,都对这个荒唐说法笃信不已,只有一人除外,那就是Mitnick家族的二号人物——Colin。

Colin在15个兄弟里排行第三,虽然格局远见不如大哥Aldrich,智计胆略不如五弟Eugene,但综合能力被公认为最高。

他辅佐Aldrich多年,一直在家族扮演智囊角色,识人无数,眼光极准。几番接触下来,Colin已经从心里认定,李一一被世人严重高估了。

他承认,这是个聪明机敏的年轻人,脑子活,反应快,但却并不像传闻里那样算无遗策,多智近妖。通过观察他在东帝汶的所作所为,此人更像是走一步看一步的被动自保,绝非成竹在胸的事先布局。

“李先生,我很了解Eugene,他最像我们的父亲,是天生的商人,从不做亏本买卖。可我这个弟弟对你过于大方了!这让我有些想不明白。” Colin收敛了刚才的怒气,态度缓和了下来。

“您有话直说,我洗耳恭听。”

“你是Eugene的得力军师,他竟然愿意还你自由身?不仅如此,还让你带着氢核燃料和北美商道停战协议来跟我们谈判!除了为你行方便,我想不到其它理由,”Colin一脸疑惑,“李先生,我实在好奇,他对你开的价码究竟是什么?”

“价码?”李一一无奈地摊开双手,苦笑道,“Eugene是南美洲数一数二的豪杰人物,我是个一无所有的普通人,无论他开什么价码,我都付不起啊?”

“难道是,你被他威胁了?”Colin望了眼刘启,继续试探道,“你应该知道联合政府对你的态度很坚决,什么投诚不投诚?你来东帝汶就等于投罪赴死!但你看起来也不像是愿意为Eugene卖命的人啊,你愿意冒死当这个烟幕弹,应该就是为了保全这位刘启先生,我猜的没错吧?”

“刘启不需要我来保全,”李一一冷着脸澄清道,“他是忠烈之后,自己也有功勋在身,无论联合政府还是Eugene,都没理由动他。我来东帝汶,是想跟他一起回国,不管联合政府信不信,我都尽力自证清白。即便失败了,我也要死在北京,坚决不当异乡鬼。”

“你做这么多,就只为了这个?”

“您可能不理解,我们中国人讲求落叶归根,最怕的就是客死他乡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只是想回家,那为什么要来混淆视听,陷我们于危难之中?”Colin不想耗时间深究对方的故土情结,义正辞严地质问他道,“Tim也是你的朋友,他不止一次救过你的命,你害他整个家族覆灭,这符合你们中国人所推崇的道义吗?”

“兄长!你告诉我,Aldrich是不是出事了?”Tim听到这里,忍不住插嘴问道,“军方的目标其实是我们家,对不对?”

Colin看了幺弟一眼,没有回应他,而是继续跟李一一说:“虽然地面信号受强电磁干扰,但我们还剩一套应急的有线通讯系统能用。刚刚收到消息,Aldrich已经被军方控制,为证明立场,Mitnick家族全程配合,没有做任何抵抗。另外,刘启的特种运载车也被军方找到了,但不知何故,车子突然启动突围,目前已不知去向。现在,东帝汶的每个地下聚居点都有安全军在搜查,但有消息称,他们搜寻的目标并非我们。李先生,你能不能帮我分析分析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“您跟我绕来绕去,就是想暗示此事和Eugene有关,”李一一装傻充愣道,“可是,他现在人在南美,手真能伸这么长?除非……除非你们有把柄在他手上……”

“算了,”,Colin打断他的话,无奈叹道,“我们的家族存亡在你看来无关痛痒,你即使知情,大概也觉得被Eugene利用无所谓,只要达到自己目的就行,李先生,我说的没错吧?自私,短视,真是年轻人的通病!事已至此,我跟你说再多也没什么意义了。”

说完,Colin转向幺弟,沉声训诫道:“你平时沉迷享乐,我早就看不过眼了。但Aldrich一再嘱咐我对你宽容,等你玩够了再慢慢教导你,可现在看来,没多少时间留给我了。”

Tim眼睛红红的看着三哥,他此时觉得自己很无能,家里出了大事,自己除了干着急,什么都做不了。

“其实,你是Aldrich指定的继承人,这个安排他很早就写进了遗嘱。”Colin突然道出惊人之语,“Tim,你对我们很重要,我会让Goddard护送你回澳洲避难,你要听话配合……”

“骗人!这不是真的!”Tim觉得三哥在胡说八道,“Aldrich自己有儿子,其它哥哥也都比我强得多,怎么可能轮得到我……”

“就是因为你最没用,他才选你!”Colin说到这里,面带愠色,“其他人坐这个位置,Eugene百分百会上门挑衅,到时兄弟之间又免不了一场恶斗!只有选你,才不会遭到Eugene的忌惮,或许,他怜惜你这个幺弟,会忍你几年,那我们就有了喘息的时机……”

“这不是多此一举吗?”Tim哭笑不得,“推我上位,还不如直接通知Eugene回来继承家业算了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傻?Aldrich不在位了,可我们几个跟Eugene斗过的人都还在啊,他是有仇必报的人,我们怎么可能容许他回来踩在我们头上?!”

听完三哥的话,Tim一时间想不出反驳的理由,只能变成个泄了气的皮球,满面颓丧,一言不发。

“Tim,你要接受自己的命运,从现在开始,慢慢跟Eugene划清界限吧。”Colin宽慰自己的幺弟,“你不用怕他,有我们几个在,你还是有几年安稳日子可过的。”

听完兄弟俩的对话,李一一和刘启不禁默契相视,彼此从对方神情中读出了同样的观点——“Colin的话是在骗鬼!”很明显,最弱者上位的道理,以Mitnick家里兄弟一大把且都不好惹的现状来看,是严重行不通的。这个说辞,也就是骗一骗关心则乱的Tim,而且还只能骗得了一时。

两人持续对视了数秒,几乎同时心中一动,刘启动作快,先抓起李一一的手,用指尖在他手心快速写了两个字。

李一一刚开始感到被对方触碰,还显出一丝慌乱,待接收到手心触感传达的信息后,顿时眼中发光,紧紧回握住对方的手,朝他点了点头,以示肯定。

他知道,Tim确实是被Aldrich选中了,但原因不在于他没有实力,也不在于他两头不得罪的兄弟关系,而是和他的出身有关。

刘启在他手心写的两个字是——“中国”。

他们俩几乎同时意识到,Tim是Mitnick家一大堆混血儿兄弟中,唯一一个中澳合资。

不仅如此,李一一还多想了一层。

Tim的血统不仅能帮这个南半球豪族跟强大的中国搭上关系,他本人还参与过木星危机时的全球救援,身上挂着英雄勋章,这是连联合政府都必须承认的功绩!跟他那14个背景复杂的豪强哥哥相比,Tim的形象算得上是高大全,伟光正,根正又苗红,是带领Mitnick家族坚定不移走亲北派路线的不二人选!

刘启此时想的,也不比李一一少,他更在意的是,他的车到底被谁开走了?

这种装载着核聚变反应堆的特种车,是绝对不能落入不法分子手中的。因此,它被设计成只能被授权驾驶员点火启动,且身份识别十分苛刻,根本仿冒不来。

目前,车上已知的四个人全是中国军人,且都是汪吉的队员!这四个人里面,被汪吉队长视为战斗力最弱的两人,不久前还在枪林弹雨中顺利登车,个个身手不凡,毫发无损,这件事让刘启不得不从心里产生疑问,这个小队的成员到底都是何方神圣?

想到这里,刘启瞄了汪吉一眼,惊奇地发现,他的行为举止有些异常。

“汪队,你没事吧?”刘启开口问道,“我看你脸色不太好。”

“我没事。”汪吉问道,“刘启,现在信号干扰还在吧?”

刘启看了眼绑在手腕上的显示屏,这是他从机械外骨骼上拆卸下来的微电脑,上面的地表天气、实时定位等信息全显示为空,于是向他确认道:“对,电子系统还是又聋又瞎。”

“那就奇怪了。”汪吉看着刘启,又看了看自己的显示屏。

刘启见状,顿时紧张起来,马上装作不经意地凑上去看,疑道:“哪里奇怪?你不也是一样?”

“不是实时信息栏,你再仔细看看。”汪吉小声提醒,用手指点了点显示屏右下角。

刘启睁大了眼睛,看到那里显示了一行小字,似乎是一条即时简讯,内容是坐标定位和几个看似无意义的字母数字。

他知道,这是经过加密的暗号,只有汪吉看得懂。

“汪队,我觉得以目前状况,你最好把这件事说出来。”刘启劝道,“明明有安全军在场,车还是被开走了,你不觉得蹊跷吗?”

汪吉瞪着眼睛看他,半天不说话,他当然知道,这事古怪得不能再古怪了!

刘启的特种核动力车,为什么能被其他人点火启动?

驾车的人为什么要冒险突围,躲避地安军的堵截?

如果是外人把持车辆,又怎么懂他们队里的暗语?

就算是队里某个人智商爆表,找到办法点火开车,又发现地安军有猫腻,决定驾车逃脱并向他发出联络信号,那么,在地面的强电磁干扰下,信号又是怎么发过来的呢?

汪吉二十载军旅生涯,自认为还是见过大场面的,但眼前这个无法解释的诡异事件,让他吓出了一身冷汗,他觉得,与其独自承受重压却无能为力,不如集思广益,让在场的所有人一起帮他想办法。

汪吉深吸一口气,大声道:“各位,我刚刚收到一组加密讯号,是我们队里的人发过来的,内容是一个坐标,提示我带所有人去这个地点上车,十万火急。”

话音刚落,在场的人都一脸蒙圈,只有Colin突然喜极而泣地大喊:

“他们出手了,我们有救了!”

“兄长你怎么了?”Goddard和Tim看一向稳重的三哥反应如此强烈,不禁惊慌起来。

“我就知道,他们…他们不会坐视不管!”

“Mitnick先生,”李一一也感到心跳加快,不禁问道,“您说的‘他们’,是指中国人吗?”

“是的,是中国军方,”Colin开心得手舞足蹈,“他们的动作太快了!Aldrich的命保住了,我们Mitnick家有救了!”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Tim还是一头雾水,试图向兄长刨根问底。

此时,Colin已经从狂喜中恢复镇定,他拍了拍幺弟的肩膀,又环视了一圈众人错愕的脸,说出抑扬顿挫,掷地有声的一番话:

“在场诸位,除了Mitnick家的人之外,就是这三位中国朋友和费尔南达带领的‘太阳之子’的弟兄们。汪队长,我知道你的任务既棘手又苦情,但现在中国军方已经插手此事,在你收到更高优先级的命令之前,我奉劝你不要轻举妄动,以免误伤同胞……至于巴西来的朋友们,据我所知,你们的美女首领对李先生一往情深,在她看来,Eugene的意志隔着宽阔的太平洋,跟她的心上人相比根本微不足道!既然如此,大家理当精诚合作,团结一心。此事关乎大国利益,我不能透露具体细节,只能告诉诸位,尽快去这个坐标集合,听从中国军方的安排,准是没错的!在我看来,只要强大的中国介入,此事定能得到妥善解决,大家最终都可以平安回家!对此,我坚信不疑!”

 

 

——TBC——

评论(5)

热度(18)